栗子一粒粒

杂星人,什么都感兴趣

【青思】愿我如星君如月

※写了几天 感觉脱离标题了(´⌒`。)OOC了

有点啰哩巴嗦,而且好像没写出两人的(爱?)

※不太会转场,所以可能会有点奇怪

※4K+


日后你若想赏月,我便陪你。



1

天月将白,星辰渐隐,点点星子悬挂在叠嶂层峦的岚梢,林木间披了绵白柔纱,清风徐徐,凉凉的沾湿了衣襟。


穿过荒凉的林中小径,走到尽头,看见一座古旧的庭院,破败的半墙,门口掩映几丛修竹,推开门,杂草遍生于院中,一片萧瑟景象。


思语端着煎好的药,小心地推开门,生怕惊扰了躺在床上的林昊青。


距离他们陷入这个幻境已经过了四天 ,林昊青还没有清醒的迹象。


也是她太大意了,没及时发现这个荒废了许久的幻境阵法,害得林昊青受伤。


这个幻境很奇怪,它似乎对地仙没什么伤害,但对天仙限制极大,林昊青一进来没多久就感到体内灵力在源源不断的消散,幸好他当机立断的封闭体内灵力,没有灵力的天仙堪称凡人,根本适应不了幻境里的灵压,因此昏迷。


思语扶着林昊青在山林中四处碰壁,不知过了几个时辰才找到这座古旧庭院。


思语长叹一口气,垂下视线,右手食指轻柔摩挲着林昊青的侧脸。


此番进攻北渊是一招险棋,谷主作为统帅离奇失踪,万花谷群龙无首,仙师府朱凌作为督军事事与谷主作对,更别提他还有顺德仙姬做靠山,瞿晓星恐怕压制不了他。


又是一天,思语在幻境又找了一圈,始终没有找到离开的方法,经过一个山壁时一股浓郁的灵气把她注意气吸引过去。


真是离奇,这个幻境灵气皆融一体,吝啬的很,这股灵气偷偷蚕食灵气还能不被压制,怕是有修为的灵物。


思语屏住气息,脚尖在地上一点,飞身而上,飘然落在细枝上,抬头望去,山壁上一块峭石阴处一株绿植在源源不断的汲取空气中的灵力。


玄珠草!


思语双哞微眯,她曾听谷主说过,这世间有一灵草,名为玄珠草,全身碧绿,仅有两叶,聚天地之灵气,能医万物之疑难杂症,补万物元身之伤。


只可惜宝物虽好,人人窥之,天地间早已见不到它的身影了,没想到这方幻境中竞藏有一株,若能将它拿到手,谷主就可以醒来了。


心念意动,思语看准时机,双足一顿,凌空而上,待到半空,手中捏诀,一阵紫雾中猛然窜出一条紫蛇,恶狠狠地卷住玄珠草连根拔起。


玄珠草到手时还散发灵气想逃离,思语冷脸,毫不犹豫的切断它和幻境的联系,没了灵力的供给,玄珠草认命般的蜷缩叶子。


许是玄珠草的作用,林昊青第二天就醒过来了,思语心头的担忧也少了不少,只要谷主没事就好了。


林昊青面色苍白,靠在屋内唯一一张还能勉强入座的梨花椅,神色恹恹地,太阳穴隐隐发痛,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他体内的灵力不受这个幻境的限制,正在缓慢恢复。


“思语”他语气虚弱,微皱着眉头“我昏迷了几天?”


“回谷主,距进入这幻境之中已过半月”思语绕身走到他身后,有些迟疑地抬起双手移至林昊青太阳穴附近,见他没有拒绝,才缓慢地揉动起来。


“这半月里,属下探查了整个幻境都没有找到突破之处,加上谷主你又深陷昏迷,属下也有点力不从心”思语纠结了一阵,还是把心中的怪异说了出来“谷主,这幻境的景像虽每日风和日丽,但总透着寒意,这寒意和北渊给属下的感受太像了”


听到这,林昊青蓦然睁眼,眼神极冷,任由思语说下去。


“还有那玄珠草,属下这几日日思夜想还是心中有惑,天地罕物本就赋有灵性,怎会察觉不到属下的存在,就算属下抓住了它,它逃离的可能性还是很大,却过早的认命了”


“谷主,是不是顺德还没有信任我们,才特意布下的局。”


“不,顺德对云禾恨之入骨,此次她要我亲手杀了云禾,才是她真正的试探”林昊青扶着桌子站起,刚踏出一步身子就晃了一晃,思语赶忙站在他身侧小心翼翼地扶着他。


“这种小把戏也就朱凌会使出来”他话语一顿,语气寡淡“幻境不同于秘境,幻即假,假必有破绽”


“朱凌想把我们困在其中,北渊迟迟攻克不下,你说顺德会放过万花谷吗?更何况万花谷现在还饱受寒霜之毒的困境”林昊青的话说得云淡风轻,思语听着万分不是滋味,前狼后虎,万花谷夹在其中,也是险境求生路,危机重重。


“可是谷主,我们困在这个幻境已半月之久,朱凌岂不是达到了目的”


林昊青已经走到院内,抬头凝望着霞红的天色,听着思语的话,勾唇浅笑。


“幻境既是假的,时间岂是真的”


林昊青的话音一落,思语霎时豁然开朗,难怪她总觉得那里不对劲,原来是时间的不对,如果真是被困半月,为何谷主身体并不见消瘦,而是昏睡了。


“朱凌既布下这幻境,只是想让我受个教训,必然会留下破解之法,毕竟阻碍了顺德的计划他照样吃不了兜着走”


“如今,我们只能见招拆招了”


2

“瞿晓星,万花谷是想要背叛顺德仙姬吗?北渊现在内部乱斗,正是攻击的好时机,你们竟敢按兵不动”朱凌怒目切齿,手指着瞿晓星的鼻子吼道“林昊青作为统帅因故失踪,已过一日,顺德仙姬既封我做督军,统帅不在兵权理应在我手中,你们难道要抗命”


“朱督军,一切等谷主回来再商议”瞿晓星压制内心的火气, 昨日林昊青和思语二人外出后至今未归,他明明已经命令万花谷内严守此事,朱凌倒是闻着味找过来了。


“回来?”朱凌听罢只是讥讽道“如果林昊青身边那个仙侍够狠心,或许他们还有一线生机”


瞿晓星双手紧握,咬紧了牙,看来谷主失踪之事与朱凌逃不了干系。


“万花谷不做无畏的牺牲,一切等谷主回来再待和督军商议”


“万花谷算得了什么,寒霜之毒的苦还没受够”朱凌慢条斯理的拂了拂衣袖,转身离开。


“我再给一日,若来日林昊青未归,一切由我说了算”


瞿晓星心头狂跳,不由自主生出了一种不快之感,这朱凌完全不把万花谷放在眼里,连暗算谷主这种事都做得出来,万花谷的御灵师若交于他手中,恐怕也没有什么好下场,可是如今谷主下落不明,这可怎么办。


幻境内。


自林昊青恢复后,每日都与思语一同外出寻求破解幻境之法,这幻境严密谨慎,看不到头,寻不到尾,若是一般人早就急疯了。


又是一夜,思语为林昊青煮好清茶,正欲送去,便被头顶圆月吸引了目光。


圆月占满了夜幕,她不是没见过月亮,在万花谷灵蛇窟里疗伤的那段时间里她常常仰望月亮,偌大的灵蛇窟夜里只有莹莹月光作灯引路,才不至于让她孤寂落寞。


谷主对她而言也是高不可攀的皎月,她试图攀月,月亮很温和却也冰冷,让她幡然醒悟,不再做错事,不再奢望。


而今,万花谷,纪云禾,任何谷主想保护的所有都陷入僵局,她只是一介仙侍,一无所有,只有这腔热血忠心能帮助谷主。


要是星星再多一点就好了。


思语遗憾的想,月虽满,星子零落不成群,圆月也显孤了。


念头一过,再抬头凝望那夜空,思语错锷地瞪眼看着群星围绕圆月的奇景。


和刚刚零落稀疏的群星不同,不过一瞬,群星璀璨夺目的围绕着圆月,皎洁的月光如纱更显光亮柔长。


思语觉得自己好像窥见了离开幻境的方法,她心神一动,在脑中回想着清晨的熙阳,不过一瞬,夜幕褪色,月转星移,娇阳新出。


天亮了。


思语木然的垂下头,讷讷道“原来幻境的突破点是我啊”


脚步声从身后响起,林昊青走到她身边,道“已经察觉了吗?”


呵,思语仰头,眼眶湿润,怪不得这个地方会有玄珠草,当时她心中焦急,深怕谷主昏迷过久,便期盼着灵草的到来,于是玄珠草便出现了。


她胡乱抹了一把脸,吸了一口气,待心情平复下来,一字一句道“谷主早已知晓,为何不与属下说,平白浪费好些时间”


“从我苏醒时,我就意识到了,每当我想与你述说时,任何言语如哽在喉,说不得提不得”


“这是你内心的执念”林昊青转头看向她“思语,你该醒了”


思语狠狠的咬住唇,眼前氤氲了一片雾气“谷主,思语知道该怎么做了”


思语右手一翻,一把精致的匕首现于手中,毫不犹豫的刺入林昊青腹部。


匕首沾着血染红了她的手,林昊青猝然倒下,思语僵直的跪在他身旁,捂着脸,泪珠却从指缝间流出。


四周咻然寂静了下来,山岚溪流,古院莺歌,皆随寒风慢慢破散,点点雪花飘洒下来,掉落在她的脸上,冷到她的心颤,没过多久视线里便是白茫茫的连绵雪原,黑峦寒树。


幻境破了。


“哭什么”林昊青腹部的伤口泛起金光,已经开始愈合“我知道你出刀是有分寸的”


“属下只是难过,伤了谷主”思语别过脸,怅然道“如今,谷主无事便好”


“我明白,你也不用一直介怀”他咳了一声,正言道“回去吧,再不回去瞿晓星也撑不住了”


瞿晓星确实撑不住了,朱凌咄咄逼人,这北渊还没打下,万花谷和仙师府倒是快打起来了,林昊青再不回来,他也忍不下去了。


“瞿晓星,我给的时限已经到了,林昊青还是未回,你最好劝服万花谷的人现在立马听我号令”朱凌冷声道“不然,我这就传信于顺德仙姬,告知林昊青临阵脱逃,冶你们万花谷的罪”


“万花谷何罪?”林昊青步伐矫健,眼神冷厉“若说冶罪,督军的罪更大吧”


“行军打仗最忌内讧,督军设陷幻境之法于我,耽误了先机,你说仙姬会怪罪到谁的头上。”


“你”朱凌后退一步,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思语,似乎很惊讶他们的出现“你有什么证据”


“自然在我身上”思语目光晦暗不明的看向朱凌道“督军真是好大的本事”


“这幻境花的花粉可不是俗物,实属仙师府的千年幻花,你倒是舍得用在我身上”


“哦~”瞿晓星双手抱胸“原来谷主久出不回是督军你的算计啊”


“哼,是我那又怎样”朱凌没有被拆穿的囧态,义正言辞的指着思语“我这可是在帮你测试她的忠心”


“你这仙侍下手也是真的狠,半点情面都不留,本来以为以她对你的忠诚,至少要困个十天左右,没想到短短两日你们就破了这幻境”


思语陡然一僵,眼神阴狠,都怪这朱凌,她才会被迫伤害谷主。


林昊青察觉思语情绪不对,拍拍她的肩示意她冷静,不咸不淡的回击道“所谓仁慈不成事,思语不为幻境所惑,冷静果断才能让我站在这和督军言笑晏晏”


“督军,切勿有下次”他嘴角噙着一丝笑,眼底黑沉沉的“误了仙姬的计划,你我都不好过”


朱凌气极,只是冷哼一声,不再反驳,拂袖而去。


瞿晓星后来细想才明白朱凌的意思,思语在幻境中伤了林昊青,这可让他惊奇不已,思语有多在意林昊青,只要不眼瞎谁看不出来 ,她竟然打伤了林昊青,真是天方夜谭。


夜至,月临。


北渊的风很大,思语不禁想起了纪云禾,她那么爱自由的一个人,一定很喜欢北渊吧。


这里那么大,有风有雪,无拘无束,自由自在的,可是在北渊的探子回禀的只有纪云禾日渐衰弱的消息。


“思语”林昊青从帐中缓步走出,远远就看清思语坐在峭石边眺望圆月。


“我不记得你喜爱赏月”他抬眸背手看向那圆月,巨大,孤寂,点缀这偌大的雪原更显单调“在幻境里也是,看到那月亮便醒悟过来”


“因为好看啊”思语不假思索开口道“和谷主一样,是独一无二的”


林昊青嘴角带着笑,难得戏谑回道“北渊的圆月有万花谷的好看”


“月亮无论从哪个地方看都是一样的,它不会随人心意千变万化”


“等万事尘埃落定,你陪我再赏一次吧”


“好”思语不忍打破这短暂的温馨时刻,或许等明天醒来时,林昊青还是那个严谨厉行的统帅,她也只是他忠心的属下。


只要能永远追随着林昊青,她已心满意足。



【青思】不觉青思绕

※小白文笔,不喜请绕道

※写的林昊青×思语,人物OOC

※参考了原著和剧版做了点改编,重修是我自己私设

※全文3K+

※我认为不算be,我只想要思语陪着林昊青








思语总以为自己已经灰飞烟灭了,顺德仙姬当时直接捏碎了她的元神,灵魂撕碎的痛苦还弥留在脑海中。



再睁眼时,谷主左手摩挲着书页,对着右手中的草药仔细端看,眉头紧紧皱着。



思语这才想起,她又被谷主救回了一命。



 大战结束后,北渊暂管天地人间,万花谷摆脱了寒霜之毒的控制,纪云禾和长意相守北渊,谷主守护万花谷,再无交联。



 谷主是可怜的,以前是,现在也是,凡是他心之所向终无法得偿所愿,连最想保护的纪云禾也误解他,但他也是清醒和冷酷的,从情人鉴中验明她对林昊青的情意时,谷主的反应就让她内心深处的欢喻坠入深渊。



 一厢情愿。



思语喜欢谷主是从恩情相伴百年积攒下来的,她陷入自己编织的美梦中,私心以谷主好的名义做了不少错事。



情人鉴之事她被罚关押思过窟,按万花谷谷规应打散元神。卿舒大人念在她相侍林昊青百年意饶过她一命。她怔忪片刻,脱口便是她不能离开少谷主,离开了,少谷主怎么办?



“别把自己看得那么高,其实你没那么重要”



卿舒大人的话如今细想起来,思语的心依旧像被轻轻捏了一下 ,酸胀的让她快落了泪。



这几日谷主在古藉中寻找修复元神的办法 ,可浩瀚书海岂是轻易能找到方法的,事实上,思语知道自己活不长了。



谷主确实救回了她,但元神破碎本就是不可复生的,现在也是靠着最后一丝元神加之天地灵药吊着她这条命。



不值得的。



思语不想死的,她要是死了,谷主最后就真的是一个人了,仙人寿命那么长,最后谁会跟随在谷主身边呢?



一想到未来谷主有新的仙侍,她的心又抽痛起来,她不甘心就这样离开。



谷主知晓她的身体已经再也吸收不进药丹滋补的灵力,每日灵药份量还是会送来。



她想着让谷主不要再如此费心,现今谷内还需要他操守,她帮不上忙还耽误了谷主的计划。



林昊青心中知她情意却也言明了无法给她承诺,思语很早就不再奢求,只是害怕自己逝去后谷主孤寂无人相陪。



而谷主板着脸,深沉的目光里却意外执拗,一言不发的把药丹递给她。



思语叹了一口气,迟疑一会服下了药,如果不是和谷主朝夕相处 ,她都要怀疑谷主被替换了,谷主聪慧过人,行事光明磊落,心中最在意的便是万花谷,其次就是纪云禾了。



说起纪云禾,不久后她即将和北渊尊主长意成婚,婚帖都送来了,谷主收到后打开看了许久,最后只是差人送去贺礼。



她这身子怕是真的不行了,腹部传上一阵阵酸楚直逼喉间,越是压制越是抵抗不住,下一刻直接从口中涌出。



血花伴随药丹未散的灵力沾染到谷主的衣扉上,看着谷主衣服上晕开的深红,她顾不上心口的绞痛,额头沁出一层细汗,张开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

一双手覆上她后脊源源不断的输送灵力,她喘上了气,喉咙抵不住的发出赫赫声。



思语抹去嘴角的血,苦笑一声,她现在一定特别狼狈,竟然在谷主面前失了仪态,还把谷主的衣服弄脏了。



“谷主,属下怕是真的撑不下去了,与其在此苟延残喘不如让我回到灵蛇窟里听天由命”思语故作轻松的自嘲道。



她害怕死亡,但逃不开死亡的归途。



“属下与谷主相识于灵蛇窟,陪谷主走了这么长的路也值了,谷主也可另寻仙侍,属下不愿谷主为此烦心,谷主有鸿鹄之志去实现,属下只愿谷主万事得偿所愿”



“得偿所愿?”林昊青低沉的嗓音听不出任何情绪“思语,你不会死”



“我已经找到办法让你活下去”



思语双眸微张,不敢置信的看向林昊青,真的有办法吗?



“距古藉里记载,曾有元神大伤的地仙为续命自断全身法力,重回未开灵智之时”



“重修!”思语听过这个典故,在千万年前确实有地仙大能以此方法重新修炼,可其中也是付出巨大代价,所以这成了地仙中的禁忌。



“我听过此法,重修不易,万事皆舍,摒弃平生,方皆大成”她的话还没说完,突然煞白了脸,猛然回过神似的吸了一口气“谷主是要思语忘记这百年过往吗?”



“不可以,谷主,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办法,我不想忘记谷主,不想忘记我这几百年来的一切”



“思语,这是唯一的办法”话摆林昊青扳着她的肩,抬起她的头,手指拭去她眼角的泪“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”



“只要你活下去了,才能考虑以后”



林昊青抬手,一颗泛着红光的丹药显现于手心上“我耗费了三个多月的时间炼制而成这枚丹药,只要服下,你就能走重修大道,再塑元神”



他目光里的坚定让思语怔住,林昊青是真的希望她重修,她好像又回到了仙侍招选那一天,他也是以这样的目光接纳她,让她成为了仙侍。



“谷主的方向就是思语的方向”



 思语觉得眼前好像隔着一层飘渺的云雾,让她看不清林昊青此刻的模样,更似乎有一段距离横亘在她面前,她和林昊青离得那么近,却有一种咫尺天涯的挫败感。



“只要是谷主希望的,思语绝不后悔”思语服下丹药,挣眼眷恋的看着林昊青“谷主,思语不在的日子,你要好好保重,如若有需要思语的地方,思语愿为谷主赴汤蹈火。”



药效发挥作用也就一刹间,思语迷蒙间仿佛看到林昊青冷峻的眼神变得黯然失色,眸底多了一丝忧伤。



“谷主”思语的声音变得很小,伸手想抚平他紧皱的眉头,可实在没力气抬起来了,闭上眼时,眼角滑落一滴清泪,陷入沉睡,化为了原形。



林昊青默然的垂首而坐,好似一座雕塑,偶尔有一点轻微的动静响起,他才会缓慢抬起头,身后却无人。



万花谷的景色依然秀丽,可谷中事谷中人早已不复曾经,林昊青一直都清楚思语的情意,但他心中对思语真的有爱吗?他生性多疑,做事以大局万全为先,自己私心为后,对思语最多的还是信任,经历种种,也已然把思语放在心里。



林昊青很少会想到思语,以前他在意的是纪云禾,和纪云禾成为对手久了也回不去小时候的情谊。后来跟在他身后的就是思语了,只要他一回头,看到的都是默默侍奉在身后的思语。



 自从情人鉴之事,他为保全思语废她大半修为,思语便成长了许多,妖性也收敛了起来。



他道不清这是什么滋味,也想不清楚当时心中所感,只是每每回想起来还是欣慰多一些。



岁月不居,时节如流。



林昊青没想到短短两百年,思语依旧能在仙侍招选中再次夺魁,她伤痕累累的模样倒是比几百年前狼狈了许多,之前是还他一世救命之恩才费尽千幸万苦赢得魁首。



“你修炼不易,修为低微,为何要拼上性命来参与这次招选大赛”林昊青抿着唇角,下巴的线条坚毅锋利,脸上的神色带有疑惑。



思语闻言,只是恭敬道“谷主,妖族修炼最忌欠人情”



“思语自修炼起神识一片清明,什么都记不得,但谷主的救命之恩却留存一丝在于其中,虽不知这恩情从何起,但总归不会是假的”她不慌不忙道“思语本想功力大成时再还这一恩情,不曾想万花谷仙侍招选竟提前举办了”



“谷主对思语有过恩情,此恩今世不报,于思语而言终是介怀,谷主赐予思语新生,思语理应也是要还你一世效忠”



脑海中隔了千山万水响起一个声音,飘飘渺渺的又突然清晰,几百年前的一幕又重演了。



林昊青很轻的叹了口气,薄唇轻言“起来吧,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仙侍了”



思语微微有点兴奋的抬头看向林昊青,她还担心自己太弱不能得到谷主青睐,谷主能承认她也是对她的一种肯定。



“多谢谷主,思语今后会勤加修炼,势必为谷主尽绵薄之力。”



“谷主的方向就是思语的方向”



林昊青嗅着万花谷的清新又芳香的空气, 胸中舒爽了很多,压在他身上的担子似乎也卸下了不少,他难得展开了笑颜。



林昊青想,他是在乎思语的,不然不会苦心救她的命,不会看到仙侍魁首是她时感到一丝庆幸,只要她还在,这漫漫长路好像也不难走了。



思语的深情和忠心是真的,他对思语的在乎也是真的。可惜感情这种事本就是说不清的,忘记过往未尝不是好事,兜兜转转,时光荏苒,日月更迭,最后陪在他身边的还是思语。



夕阳穿透重重云层,映照翻滚的薄雾,林昊青走向光芒之中,整个人像渡了金光,精神焕发,神采奕奕。



 林昊青眉宇微展,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,那个万事都在运筹帷幄之中的万花谷谷主终于不再是孤身一人了。



“走吧,思语”



“是”




思语复活了,我又可以了

林昊青和思语我真的好嗑啊,可是粮真的好少,再这样下去我又要自割腿肉了吗😢

最近发现的妹妹月酱,真的要看她的直拍,太棒了,狠狠爱了

妹妹名字叫福富月,像小兔子一样可爱

嘀嘀嘀,回来参加一下活动,最近很喜欢百变小樱动漫的这首op,心血来潮就做了这个视频,可能有点粗糙,但是暖暖女鹅真的好漂亮🥰


BGM:Catch You Catch Me - 日向めぐみ(真的很好听)


二编:就一个封面才占0.1 S,点就卡不上了😅

[幺薛]欢愉胜意(元旦快乐)

嘀嘀嘀,元旦快乐,期末考前的一个摸鱼

ooc了,只要不学习,灵感爆发┐(´-`)┌

接下来就好好学习了


桃幺x薛暮     |   2K结小甜饼



祝我岁岁常欢愉,祝你年年皆胜意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薛暮回国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桃幺睡眼惺忪的从门口猫眼里看到薛暮,霎时瞪大了双眼,薛暮不是说今年回不来吗?

 

       她急忙打开门把人迎进来,屋外吹来一阵寒风,她打了个寒颤,但她顾不上这些,只是踮起脚,心疼的揉捏着他的脸“不是说今年回不来吗?”

 

       薛暮握着她的手,把行李拖到玄关,声音透过口罩也掩藏不住兴奋“就是想回来看看你”

 

       桃幺怔住了,有些匪夷所思“不是早上才看过吗?”

 

       薛暮摘下口罩放在鞋柜上,不太赞同的反驳道“隔着屏幕看和近距离看差远了”

 

      “我女朋友这么好看,当然要多看几眼呀”他说得理直气壮。

 

       桃幺叹了口气,帮他把围巾和风衣脱下挂在衣帽架上,声音闷闷的“那你怎么不告诉我你要回来”

 

       薛暮还没回答,桃幺又道“你不说要回来,我也没有给你留晚饭”

 

     “我又不饿”薛暮刚说完,肚子就不听话的发出声音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他窘迫的摸摸鼻子,低下头不太好意思的看着地面,眼神飘忽就是不敢看桃幺。

 

      桃幺把他的脸转过来,“你又没有按时吃饭对不对”她嘴唇合拢,抿紧,双臂交叉于胸前,一双圆润的眼睛不太高兴的看着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薛暮知道她是担心自己,才摆出一副小炸弹的脾气,可是他知道桃幺就算是小炸弹,炸弹芯里也是甜的。

 

      不过看着她担心的样子,他心里也是甜滋滋的,只是马上解释到“平时我有很听话的按时吃饭,就今天时间比较匆忙没顾上”

 

      “桃桃,别气啦”薛暮难得服软了一回。

 

      “好了”桃幺也只是狐假虎威,她根本就不会大张旗鼓的和别人吵架,而且薛暮赶飞机回国也很累了。

 

      “先去洗漱一下吧,我去给你下碗面条”桃幺无奈的叹气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从卫生间出来,已经过了20分钟,薛暮洗得时间有点长了,桃幺早就煮好了面条放在餐桌上,整个人双腿盘在沙发上,还盖着一条蓝色的法兰绒毛毯,低头刷着手机,头发扎成一个高丸子头,她听到薛暮走动的声音头也没抬“洗好了”

 

     “嗯”薛暮靠着她坐下,慵懒的嗯了一声,桃幺像个小暖炉一样,让他的心情平静了不少。

 

    “冷死了”桃幺小心的推开他,伸手一触就是冰凉的肌肤,她一怔,转头看去,才发现薛暮没有穿上衣,头发也滴着水。

 

      “薛暮”桃幺提高声调,打了他手臂一巴掌“你又不穿衣服,现在是什么天气啊,你真想跨年后第一天生病啊”

 

       她恨铁不成钢的数落着,起身的动作一点都不慢,快速从房间拿了他的睡衣和一块干净的毛巾递过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睡衣是很久之前他们一起买的,薛暮还没穿过,工作太忙了,他经常在国外工作,很少能陪着桃幺。他套上衣服,有股薰衣草的淡香,看得出这件衣服有被很好的呵护。一想到这,他心里就泛起欢喜,桃幺一直都将他的事情放在心上,而后他又觉得对桃幺怀有愧疚,他们在一起4年了,他除了刚在一起那年陪她一起跨了年,剩余几年他都因工作不能陪她一起过各种节日。

 

      他们谈着异国恋,本来就对桃幺不公平,她一直在等待他。

 

      桃幺看他穿好衣服,就拿起毛巾帮他擦起了头发,但还是感到薛暮的情绪逐渐低落下去,她从高处看下去,只能看到他垂落的睫毛。

 

     “怎么了”桃幺捏着他的后颈,不明所以“怎么突然不说话了”

 

      “没事”薛暮回过神来,接替了她擦头的动作“就是想到可能委屈你了”

 

     “?你又乱想什么了”桃幺疑惑的坐下“我有什么委屈的”

 

     “就突然想到,我平时都不能陪你,你交了个男朋友什么用都没有”他把擦头的毛巾放在一旁,低着头声音沉闷。

 

       桃幺把他的脸抬起来,用手背贴在他额头上,又贴在自己的额头上,反复测量了几次,摇头呢喃自语道“也没发烧啊,怎么糊话这么多”

 

     “桃桃”薛暮无精打采的盯着她,眼神有点小幽怨“我是认真说的”

 

       桃幺耸耸肩,沉思了一会,薛暮紧张的看着她,生怕她真的介意这个,又怕她不介意。

 

     “其实,说真的不在意是不可能的”桃幺目光炯炯的看着薛暮,语气却不哀怨“但是你对我很好啊”

 

     “你想想啊,你这么忙,可是每个星期七天我们有五天晚上都会开视频”

 

     “每当情人节啊,我们的纪念日你都会买礼物送给我”

 

     “还有每年我生日的时候你无论多忙都会赶过来陪我过”

 

     “还有啊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 桃幺每说一件事就比出一个手指,说到后面手指都不过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她兴奋面向薛暮,展示自己十指大张的手掌“你看,我都数不清了”

 

       薛暮目光柔和了下来,握拳轻咳一声,脸上的笑意都掩藏不住,话锋一转“好了,我吃面去了”

 

     “面都快凉了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桃幺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在沙发上笑得直不起腰。有时候真的不知道他们两个谁才是占据上头的,薛暮有一些想法和表现真是出乎她意料。

 

    “不许笑了”哪怕隔着一段距离,薛暮也听到桃幺的笑声,耳朵染上了红晕,镇定的吃着面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问出那样傻的问题,明明回来的时候还是很兴奋的,洗个澡就把自己搞emo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薛暮吃完面已经快11点半了,他走过来,眼神温柔的看着桃幺。桃幺正对着电视里的小品表演笑到眼泪都出来了,眼光一敝就看到薛暮双手抱胸站在那里笑意晏晏。

 

     “站在那里干什么”桃幺拍拍身边的位置,“过来坐啊”

 

       薛暮走过去,揽着她的肩膀一起看着电视上的跨年晚会,两人紧靠着,心跳的频率仿佛同步了起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很快电视里跨年晚会已经开始倒计时了,薛暮看了一眼已经挂上的新日历。

 

     “马上就是新一年了,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薛暮低头问着怀里的人。

 

    “嗯”桃幺笃定的点头,抬手掩住嘴边的笑意

 

    “新的一年,薛先生,请多多指教咯”

[幺薛]做你的圣诞礼物

严重ooc,不喜勿进,本人的冷圈CP,是的可能只有我嗑,自立自强的产粮了

薛暮X桃幺

迟到的圣诞节短文。(1k8现代短文)

私设男女朋友关系


电视剧离人心上的两个角色,再次申明严重ooc,不喜勿进,文笔有限。




我可爱成这样,做你的圣诞礼物好不好。 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·——·分界线—————·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桃幺陷入梦境中了。


      她提着一个宫灯迷失在宫墙里,周围都是白茫一片,雪随风轻轻飘落,她每走一步厚重的雪地都传出吱呀的声响。


       她小心翼翼的喘气,呼出来的气很快就化做一股白雾飘散开了,寂静的环境让她有点害怕。


       她跺跺脚,把宫灯放在地上,对着手哈气,企图为自己取暖。


      这时她才注意到自己穿的棉托鞋,再往上就是她特地为圣诞节买的白色丝绒红裙。


        难怪要冷死,这个梦也太不严谨了,衣服也不带换的。


    “薛暮”桃幺冲着空旷的地方大喊,暗处真的有人被她喊出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薛暮穿着米白色的高领毛衣,外边套着同色系的毛领棉服,白色的针织帽压着头发,眉目清朗,眼底含笑的走了出来。


    “桃桃”他疑惑的看过来“怎么穿得这么少,不冷吗?”


       桃幺冷得直发颤,想都不想就跑过去扒他的衣服。


       薛暮一愣,直接抓住她上下其下的手,笑道“桃桃,你太热情了”他抱住桃幺,揉揉她的头“乖,我待会还要开个会,开完会我再好好陪你”


       说完放开桃幺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,留下桃夭在原地。


      桃幺感觉一股火直冲上头。


      薛暮这个大直男竟然不肯脱衣服给她,还想着工作,哼,工作是比较重要哦,气死她了。


       她狠狠握拳,指甲插着手心,微微的刺痛感让她清醒了起来,她冲着薛暮离开的方向大喊“薛暮,你死定了”


      眼前白光一闪,桃幺睁开眼睛。


      房间的暖黄灯映满整个房间,带来一丝温暖。被子被她踢到了地上,难怪她冷得发抖。桃幺拉开窗帘,外边阳光灿烂,昨晚下的大雪铺满了地面,雪地上堆满了小雪人,小区里的孩子穿得囊囊鼓鼓的,红的绿的蓝的,像彩色铅笔一样在银白的图纸上绘画。哪怕关着窗户,她仿佛都能听到小朋友们的欢声笑语。


      不过她现在没有心情顾及这些可爱的小朋友,她靠着窗抿紧唇,眼睛泛起水光,一想到薛暮在梦中丢下她,她就忍不住难过。


    “气死了”她狠狠的踢翻床上的小玩偶“薛暮,你可真有本事,回来看我不打你”


     “吱一一”


       薛暮一推开门就看到桃幺对着床上的玩偶拳打脚踢的,关键是眼尾还泛着红意。


    “桃桃”他走进来,从门后拿下一件风衣披在桃幺身上奇怪道“怎么穿得怎么少,待会生病了”


       桃幺一看到他就气不打一处来,生气的推开他“薛暮,你是不是不爱我了,你竟然敢留我一个人在原地”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下来了“还问我干嘛穿怎么少,我踢被子你也不帮我盖上,我都要冷死了”


       薛暮不明白她在说什么,只是心疼的把她揽进怀里,轻拍她的背安抚她,手指温柔的拭去眼角的泪水。


     “你去工作啊,还回来干什么,你根本就不在乎我,你可真会穿啊!连一件衣服都不肯脱给我,你和工作在一起吧!要什么女朋友!你就活该单身一辈子”


       桃幺说到后面越说越糊涂了,但中心点就是薛暮不关心她,就是不好。


       薛暮听他说完,有点好气又好笑,但仔细一想可能是昨天公司打电话过来让他开会有关,那时她好像有什么秘密要和他说,等到了很晚他才回来,后来就睡着了。


     “没有丢下你”薛暮捏了捏她的鼻子“昨天我可是把所有工作都做完了才能腾出一天的时间陪你过节”


    “今天圣诞节,我们不是说好一起过的吗”


       桃幺这才发现薛暮身上穿着围裙,她可怜巴巴的看着薛暮,说话声都带着浓重的鼻音“我又不知道”


       薛暮没忍住笑出事,把她推到卫生间“快点洗漱,今天我可是做了香蕉酸奶吐司,再不去吃就凉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桃幺哭完了也觉得自己无理取闹了,她的情绪总是来得快也走得快,只是更加圈紧了抱着薛暮的手,把头抵在他胸口。


    “丢死人了”她小声嘟囔,苦恼的皱着眉头。


       薛暮揉着她的头,越想她刚才的举动越觉得可爱,看着她红润的脸和泛红的眼角,低下头亲昵的亲上她的额头。


    “好了,快乖乖洗漱”他把桃幺从怀中拉出来“再不去,怕是烤箱里的草莓蛋糕都烤糊了”


       桃幺眼睛一亮,马上就松开了薛暮,她最喜欢吃草莓蛋糕了。


      “你一大早起来还做了草莓蛋糕?”


     “还不是某位小祖宗天天念叨着要在圣诞节那天一定要吃”薛暮故作沉思的看着桃幺,眼睛里是藏不住的笑意。


      “不是我”桃幺可不承认,脸也不红的反驳“明明是你”


     “好好,是我,是我想吃”薛暮已经习惯了桃幺的“栽张陷害”,对付起来也得心应手。


       桃幺骄傲的哼哼两声,突然跳起来抱上了薛暮的脖子,薛暮吓了一跳,紧张的抱着她环着他腰上的腿。


      桃幺低下头凑到薛暮的耳边说着悄悄话。


     “圣诞快乐,薛先生,准备接受我给你的圣诞礼物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“什么”薛暮愣住,他可真不知道桃幺给他准备了礼物,但是他给桃幺的礼物没送出去,所以这是被她抢先送了。


    “我可爱成这样,做你的圣诞礼物好不好”


     “不许拒绝”


       薛暮莞尔一笑,有些意外,挑了挑眉,把桃幺抱得更紧了。


     “我的荣幸”


     “圣诞快乐,桃桃”


       圣诞快乐,我的爱人。


来迟啦啦啦,故事原文是@是杏仁鸭 劳斯的https://baixing678.lofter.com/post/1f5f44ed_1cc870121 

       非常有趣的一个故事,本来想亲自配音的(实在太虚了)效果不是很理想,所以用了某映里面自带的声音

     (白雪公主内心OS是御姐音

对话是可爱的萝莉音(๑• . •๑))


       刚开始想做贴图风,后来太多了就混杂了表情包风格,混着混着就成为这种奇奇怪怪的风格了,哈哈哈哈哈哈

      视频内所有图片素材是某映APP贴图自带的


希望大家看的开心(◍•ᴗ•◍)